南加州大学的专家揭示了西班牙裔中晒伤和皮肤癌的神话

南加州酷热难耐,阳光灼人,很多人出门前都会戴上宽边帽,涂上防晒霜。

南加州大学的研究人员担心,许多拉美裔人(占洛杉矶人口的近一半)认为,保护自己的皮肤不受有害的阳光照射是事后的想法。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趋势,因为他们越来越多地被诊断为最致命的皮肤癌——黑色素瘤的晚期病例。

尽管拉美裔总体上比非拉美裔白人的黑色素瘤发病率要低,但南加州大学凯克医学院(Keck School of medicine of USC)预防医学和皮肤病学教授迈尔斯·考克伯恩(Myles Cockburn)说,“当他们患上黑色素瘤时,情况要糟糕得多。”“他们的晚期死亡率要低得多,死亡的几率也更高。”

考克伯恩和他的合作者正在研究这种令人担忧的模式背后的原因,以指导预防工作。他们试图通过教育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解决这个问题。他们经常和南加州大学的学生志愿者一起去洛杉矶的学校,教四年级和五年级的孩子防晒的重要性。

他们的工作是至关重要的:考克伯恩说,即使是儿童时期的一次严重晒伤,成年后患黑色素瘤的风险也会增加一倍。

sunsmart skin cancer prevention

南加州大学的研究人员和学生志愿者分发免费的帽子,并鼓励当地的孩子保护他们的皮肤免受阳光的伤害。(照片/由Kimberly Miller提供)

初步结果显示,他们对当地学生的教育努力大有希望。在了解了暴露在阳光下的危险三个月后,孩子们更有可能养成保护习惯,比如戴帽子、穿防护服、涂抹防晒霜和待在阴凉处。

凯克医学院(Keck School of medicine)预防医学和皮肤病学临床助理教授金伯利•米勒(Kimberly Miller)表示:“我们正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他们的行为正在改变。”

南加州大学的专家致力于解决拉美裔美国人的致命皮肤癌问题

拉美裔人口占美国人口的比例超过18%,联邦政府预计到2060年这一比例将增至近29%。加州走在了潮流的前面——该州近40%的人口和近50%的洛杉矶县居民是西班牙裔。

考克伯恩说,在过去的十年里,加州有4000多名拉美裔人被诊断出患有黑色素瘤,这是一种特别危险的皮肤癌。其中超过600例以死亡告终。

在美国癌症研究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Cancer Research)最近召开的年会上,南加州大学(USC)的研究人员还指出,与其他种族的患者相比,患有黑色素瘤的拉美裔患者被诊断出的肿瘤更大。肿瘤大小是死亡的一个主要预测因素,在诊断出黑色素瘤10年后,拉美裔患者的存活率低于非拉美裔白人。

米勒说:“治疗拉美裔患者的医务人员可能缺乏意识。“还有一种看法是,如果你是拉美裔,你就不会得皮肤癌。”

sun smart cancer awareness

南加州大学的研究人员表示,即使是儿童时期的一次严重晒伤,也会使成年后患黑色素瘤的风险增加一倍,因此教育孩子们了解阳光照射的影响是很重要的。(照片/由Kimberly Miller提供)

在他们的研究中,南加州大学的研究小组发现了强有力的证据,证明晚期诊断可以解释拉美裔人较低的存活率。考克伯恩说,这是个好消息,因为它表明,如果拉美裔人更早被诊断出患有黑色素瘤,他们将会有更多的人活下来。这可以通过教育和推广定期的皮肤检查来解决。

他怀疑许多病人甚至一些医生都相信一个流行的神话,即拉美裔人不必担心皮肤癌。他说:“他们可能还会遇到一些护理通道的问题。”“这是一个好问题,因为大多数事情都是可以解决的。”

早期教育可以帮助预防成年拉美裔人群中的黑色素瘤和皮肤癌

提高筛查率和更好地获得治疗对扭转拉美裔中与黑素瘤相关的死亡趋势至关重要。但是南加州大学的研究人员想要通过预防在这种致命的皮肤癌发生之前阻止它。自2000年以来,他们一直与南加州大学的联合教育项目合作,通过一个名为SunSmart的项目向当地小学的学生提供与皮肤相关的健康信息。

每年,数十名南加州大学的学生都会教孩子们关于太阳紫外线的影响,以及如何通过混凝土等表面反射光线来加剧这些影响。最近,USC组织向孩子们分发了一种叫做剂量计的设备。孩子们戴着它们,剂量计显示了他们一整天暴露在多少阳光下。

“他们还用太阳能烤箱做了一些活动,展示了太阳到底有多热,以及它作为能源的力量,”盖茨街小学(Gates Street Elementary School)前校长何塞·罗德里格斯(Jose Rodriguez)说,他现在是洛杉矶联合学区(Los Angeles Unified School District)的行政协调员。

几年前,他的学生参加了SunSmart,他看到了学生们受到的直接影响。他说,当家长们来学校讨论孩子的进步时,许多人注意到他们的孩子已经开始谈论暴露在阳光下,并要求使用防晒霜。学生们还穿上了防护服,比如USC团队提供的免费帽子。

sunsmart kimberly miller

南加州大学的研究人员已经开始通过他们的外展项目看到积极的成果,该项目帮助当地小学的孩子了解阳光的影响。(照片/由Kimberly Miller提供)

罗德里格斯说:“他们每天都戴着这样的帽子,不管是课间休息、午餐还是放学后。”“我能看见他们在街上走。”

教西班牙裔的孩子如何接触阳光会改变他们的行为

这一轶事证据令人鼓舞,但南加州大学的研究人员想要严格测试SunSmart项目的效果。他们调查了参与项目的学生,了解他们对阳光照射的了解,以及在项目前后对帽子和防晒霜等防护用品的使用情况。

“我们问他们,‘你会在阴天被晒伤吗?”Cockburn说。在此之前,60%的孩子都做错了。在随后的调查中,只有30%的人做错了。哇,一个双重的进步。但是为什么30%的孩子仍然不知道阴天会被晒伤呢?我们反复强调这一点。”

之前的研究发现了一种错误的观念,即西班牙裔和深色皮肤的人不需要担心暴露在阳光下,因为他们不会被晒伤——或者暴露在阳光下对他们来说不那么严重。南加州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在他们调查的四年级或五年级的西班牙裔儿童中,有近三分之二的儿童被晒伤,这与非西班牙裔白人儿童的晒伤率相似。

在研究小组的另一项研究中,不到三分之一的西班牙裔学生使用了多种防晒方法,比如涂防晒霜、穿长袖衬衫和长裤。南加州大学的科学家发现了文化适应的一些影响;新移民倾向于穿更多的防护服,但当他们融入美国社会后,就会染上晒黑等危险的习惯。

“作为一个国家,我们不太擅长防晒,”米勒说。“我们大多数人都会使用防晒霜,但那是我们唯一会做的事情。这可能不是最有效的防晒方法。”

文化规范可能在西班牙人的防晒保护中发挥作用

作为洛杉矶的一名教育工作者,罗德里格斯说,他对西班牙裔社区中一些人对防晒重要性认识不足并不感到惊讶。

他说:“他们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一需求,尤其是因为他们认为有些颜色的皮肤可以保护你。”

作为一个国家,我们不太擅长防晒。

金伯利·米勒

罗德里格斯在早年也有类似的心态。他在北加州海岸的一个叫沃森维尔的农业社区长大,14岁开始和父亲一起摘草莓。他讨厌在学校的照相日,因为他的鼻子和耳朵经常因为晒伤而脱皮。

“我从来没有发现太阳和皮肤癌之间的联系,”他说。“我只是想找份荫凉的工作。”

当他长大后,他知道保护皮肤不受太阳晒是很重要的。现在,他会确保自己的孩子在去海滩或游泳池之前涂上防晒霜。他很高兴看到通过SunSmart等项目推动当地学生接受更多教育。

南加州大学的项目提高了西班牙裔儿童对与太阳有关的危险的认识

南加州大学的研究小组在学校的行动似乎取得了成效。研究小组最近对洛杉矶参加SunSmart活动的西班牙裔或拉丁裔儿童进行了调查。他们发现,参加过该项目的学生中,上个月晒伤的比例从35%下降到了11%。

考克伯恩和米勒说,他们希望继续调整他们的推广努力,以提高这些比率。他们还在考虑与南加州大学的同事开发一款智能手机应用,以吸引更年轻的受众,并确保他们的方法可以在其他地方轻松复制。

最后,他们计划让家长们更多地参与进来,因为他们对孩子的日照知识和保护行为有很大的影响。

米勒说:“这体现了我们所称的‘家庭主义’的西班牙裔家庭的文化价值观,即在家庭单位中拥有非常密切、完整的关系。”“我们把家庭视为行为的熔炉,并试图一起影响每个人,这是非常恰当的。”

更多关于癌症、医疗保健、种族和民族的故事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usc.edu/162831/hispanics-skin-cancer-melanoma-sun-protection/

http://petbyus.com/19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