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加州大学博瓦德学者分享她的成功:“如果我能做到…,你也能做到。”

高中生贝琳达·达文波特脖子上戴着一条银项链。挂在项链上的是一个男人的戒指;这是她父亲的。她说她的父母离婚了,这枚戒指让她想起了他。

达文波特说:“我的生活中没有父亲,这让我总是觉得自己不值得——我不够好。”她不再有这种感觉了,部分原因是南加州大学的Bovard Scholars项目,这是南加州大学独一无二的一个项目,提供全年的支持,以确保高中毕业生申请顶级大学并取得成功。

一个人在一个大家庭里

尽管她是一个大家庭的一员,达文波特说她感到非常孤独。

她说,自从他们从萨克拉门托搬到爱达荷州的雷克斯堡(Rexburg)后,她看到母亲努力工作养家糊口。

达文波特说:“她是一个每天都在吵架的单亲妈妈。“她牺牲了自己,以确保她的孩子们能成功。”

然而,在此之后,贝琳达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障碍:种族主义。在萨克拉门托,达文波特就读于一所种族多元化的学校,但在雷克斯堡,她发现自己是全白人学生群体中唯一的非裔美国学生。

达文波特说:“我的家庭就是那个小镇的多样性。“我是有针对性的。”

正是在那个时候,她转向了书籍——黑人历史书籍。

我开始回顾我的历史——罗莎·帕克斯、布克·t·华盛顿、马丁·路德·金和马尔科姆·x。我说,‘如果他们能做到,我知道我能做到。’

贝琳达达文波特

达文波特说:“我开始回顾我的历史——罗莎·帕克斯、布克·t·华盛顿、马丁·路德·金和马尔科姆·艾克斯。“我以他们的成功为动力。我说,‘如果他们能做到,我知道我能做到。’”

九年级时,达文波特一家搬回了加利福尼亚,这次搬到了圣费尔南多谷的帕科伊玛。她就读于塞萨尔·e·查韦斯的社会正义人道主义学院,在那里她努力学习,她的老师注意到了这一点。在她大二的时候,达文波特被提名并获得了著名的沃伦·克里斯托弗奖学金。

“二万美元!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钱,”达文波特说。“我简直不敢相信。感觉就像在做梦一样。”

鼓励申请南加州大学博瓦德学者

一年后,她的老师鼓励她申请南加州大学博瓦德奖学金项目,该项目为成绩优异的高中生提供大学入学训练营。达文波特和其他118名来自美国各地的学生被录取了。

“今年的奖学金获得者来自27个州,平均学分绩点为4.3,”南加州大学博瓦德学院(USC Bovard College)院长、该校标志性项目博瓦德奖学金(Bovard scholars)创始人安东尼•贝利(Anthony Bailey)表示。其中80%是第一代大学生。说他们是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群体是一种保守的说法。”

目前这批博瓦德学院的学生于7月中旬抵达南加州大学校园,开始为期三周的暑期实习。

刚到南加州大学时,达文波特很难控制自己的不安全感。

“我怀疑自己,”达文波特说。“我想我不应该在这里。”

后来发生了一件事,使她改变了主意。该项目的首席常驻顾问找到达文波特,向她保证,她应该成为南加州大学的博瓦德学者。达文波特说这正是她想听到的。

“这个项目非常慷慨。他们关心学生和他们的幸福,”达文波特说。“现在在校园里,我知道我能做到。”

传授“我能做”的精神,正是博瓦德学院的学者们有别于其他传统高等教育援助项目的地方。

该校临时教务长伊丽莎白·格雷迪说:“南加州大学博瓦德奖学金项目为成绩优异的高中生提供财政支持,但这并不仅限于此。”

前所未有的计划

“让这个项目史无前例的是,大学招生顾问被分配给每一个高中高年级学生,进行为期一年的一对一、个性化的指导。这种无与伦比的、广泛的支持体系确保了每一个学生都能成功申请并进入一流大学。”

达文波特很感激这个项目为她接受高等教育所做的无数准备,从复杂的录取和经济资助程序,到决定哪所大学最适合她,但她最感激的是迫切需要的信心提升。

达文波特热泪盈眶地说,这个项目让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了一种感觉:一种价值感。

达文波特说:“我非常感谢能成为博瓦德奖学金获得者。“如果我能做到——来自低收入家庭,没有父亲,总是觉得自己不值得,不够好——我知道你能做到。”不要满足于更少。你们是下一代。”

她想和其他正在考虑申请南加州大学博瓦德奖学金项目的高中生分享她的这种想法。达文波特认为她的学术成就具有感染力。

“我是博瓦德学者,我成功了,”达文波特说。“你能感觉到我高中生活的转变:如果贝琳达·达文波特(Belinda Davenport)能被录取,谁能说下一个学生就不能从我们学校来?”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usc.edu/159926/usc-bovard-scholar-shares-her-success-if-i-can-do-it-you-can-do-it/

http://petbyus.com/12594/